pingguo 发表于 2017-8-11 09:57:10

有时候血腥的立威比一打语言恐吓都管用

应不慢,正要大喊示警,赵无极哪里允许对方得逞,另外一手成爪,一把卡住了对方的脖子,一捏一扭,就将对方脖子扭断,这个人就像被扭断了脖子的公鸡,颓然倒地,当场毙命。
处理了一个小时的文件后,赵无极伸了个懒腰,活动了一下身体,便四处闲逛起来,在网军基地,赵无极完全不用担心安全问题,也就没有叫上坐在沙发一角默默看报纸的盘符和唐离二人。
“也是。”李国柱没有深思,跟着袁国平朝指挥部而去。
“原来是这样?”赵无极明白过来,也知道这个沙姆在“志愿护卫者”组织应该有很强的威望,不然不会被大家推举为代表,想了想,赵无极认真地说道:“过来可以,但必须遵守人民军的军规,否则军法无情。”
形意门的众战将见赵无极已经和敌人交上了上,不甘落后,纷纷冲了上去,挥舞着仿制“墨刀”朝敌人劈砍过去,大家谨记唐离的话,刀势不重,只要能割伤敌人即刻,保存着自己的体力,谁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。
可惜的是中年人遇到的是赵无极,已经下达杀无赦的命令后,这些人就已经是死人了,赵无极不得不这么做,否则,谁都敢过来索马国挑衅,有时候血腥的立威比一打语言恐吓都管用。
面对这么恐怖的野兽,而且数量这么多,犯不着去遭惹,赶紧示意希瓦准备撤离,希瓦点点头,显然也不敢去遭惹这群猛兽,正准备撤离时,赵无极发现这群非洲犬将那头犀牛围住了,两只非洲犬更是直接从后面进攻,一左一右,扑上去后,锋利的爪子直接抓紧了犀牛的后退肩胛骨内,撕下长长的一道血槽来,鲜血顺着血槽往下流。
连长见前面的哨兵被干掉了,大手一挥,部队朝前面冲了上去,不一会儿就来到了村寨里面,大家小心的朝前面突击,连长示意部队隐蔽好后,走进一间房子,将房间里的人叫醒过来,询问道:“
页: [1]
查看完整版本: 有时候血腥的立威比一打语言恐吓都管用